欧洲杯买球

手机版进入福瑞达社区

焦点关注首页 > 新闻与专题 > 焦点关注

让你更美的玻尿酸,背后都与他有关

发布时间: 2021-06-08 20:54   来源:   浏览次数: 1351 


产科医生接生完,将剪下的脐带沾的血和羊水冲洗干净,像把蛇装进药酒瓶里一样,将长长的脐带放进磨口瓶。一股辛辣的甜味涌出,是丙酮的特有气味,新放入的脐带沉入丙酮溶液,和之前放入的几条缠绕到一起。

积攒一个礼拜,这个大大的磨口瓶就会被山东医学院的研究生、20岁的凌沛学取走。他将脐带带回实验室里,用手术剪剥开,去掉血管,用剩下的组织制备一种神奇的物质:玻尿酸。

这是1983年,还没人听说过玻尿酸这个名字。而37年后的今天,玻尿酸早已家喻户晓,你昨晚敷的面膜的主要成分是它、刚才看东西疲劳后点的眼药水中含有它、前一阵小区大妈做的白内障手术也用到了它……玻尿酸的神奇功用不断被发现、玻尿酸的产品不断被推出,这些很大程度上,都源自当年从医生手中接过脐带瓶子的学生。

他的半生与玻尿酸紧紧相连。


01闪亮的日子:与玻尿酸结缘

1983年,凌沛学刚刚考上张天民教授生物药学专业的研究生。生物药学在改革开放后重新跟国际接轨,张天民是生物化学领域的开路人之一,在蛋白质、多肽、多糖等领域均有开拓。凌沛学师兄弟三人,分别选了其中一个方向:一个选的是胸腺肽;一个选的是肝素;而凌沛学选择了透明质酸。

1934年,哥伦比亚大学的眼科教授卡尔·迈耶在一次实验中意外地从牛眼玻璃体中提取出一种多糖,将其命名为Hyaluronic acid(HA)。HA在上世纪80年代以药品形式出现,当时药品名叫玻璃酸,而在化妆品国家标准中,它被叫做透明质酸。后来台湾学者在翻译时,将Uronic acid(糖醛酸)误看成了Uric acid(尿酸),所以透明质酸被误译为玻尿酸,很快这个词就在民间流行。

中国的透明质酸研究比国外晚且相关资料不全,不知道具体制备方法。当时提取透明质酸的原料是人的脐带,所以在开展整体研究之前,凌沛学要定期到医院产房取脐带。他希望找到提取透明质酸的简便方法,打破西方国家的技术垄断。

透明质酸诞生之初制备成本高昂,只能用于昂贵精密的眼科手术。起初,凌沛学除了找脐带,还要上天入地收集公鸡冠和猪眼、牛眼。他找到莱阳生化药厂、济南肉联厂,穿上杀猪的工作服和水鞋,上到生产线把猪和牛的眼睛挖下来。凌沛学用两只手在空中比划出一个杯口大小,“牛眼大,这么大一个,很难挖动。”

在肉联厂一待就是三个月,凌沛学在仪器简陋、缺乏资金的情况下,一点点钻研。张天民教授的研究生搞科研,都不是光在实验室瓶瓶罐罐里完成的,是在工厂里边干出来的,所以更接地气。

研究发现,透明质酸对于皮肤有三重作用:保水作用;减缓角质细胞分化;清除自由基。尤其是保水作用,锁水能力为自身质量的1000倍。体重75公斤的正常人体约只含有15克透明质酸,其中约三分之一每天被分解并重新合成。随着年龄增长它在体内的含量还会逐步下降。凌沛学看到了透明质酸在美容和健康方面的广阔前景。

凌沛学从实验室的科研起家


科研始终是他事业的基石

1986年凌沛学从鸡冠中制备出了化妆品级别的透明质酸。这一年他正好研究生毕业,分配到山东省商业厅商科所工作,1987年就开始进行技术转让,并且开始产业化。

马来西亚的一家企业主动找来要求合资,成立了“山东南源精细化工有限公司”。1988年,利用凌沛学的技术生产的“永芳高级润肤露”上市销售,透明质酸开始真正走向消费者。当年国外的大牌还没进来,永芳化妆品就是中国最高档的化妆品之一,百货店最好的位置都有永芳的身影,1990年的销售额就高达4亿元。

利用凌沛学的技术生产的永芳高级润肤露,

是一代人的国货记忆(1991广告年历片)

因为转让的是凌沛学开发的技术,年仅25岁的凌沛学担任了公司的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,技术转让过程中得到2万元奖励。在八十年代末,这无疑是笔巨款。凌沛学买了彩电和单开门的匈牙利出产的利勃海尔冰箱,来改善生活。那时南京产的玉河摩托车一千多块钱一辆,非常先进,凌沛学买了一辆。白天他在商科所搞科研,下班去工厂做总工程师,从商业厅的山师东路到甸柳庄,开着摩托车一路风驰电掣,风华正茂,意气风发。

当时没黑没白地干,远远不止996了。从厂子的设计建设,到生产,到技术把控甚至销售,凌沛学都要抓。“那时候年轻,有活力也有干劲,也想着把这个事发扬光大,所以没觉得特别累。”

当时改革开放刚刚十年,经历了84年的“中国企业元年”,一批后来的巨头企业刚刚诞生;合资企业、外企企业方兴未艾,带来了管理经验和新技术。一切尚属未知,但回首看都是闪亮的日子。


02“玻尿酸+”的百花齐放

随着研究的深入,透明质酸在眼科、骨科、皮肤科、外科等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。可以注入关节治疗骨关节炎;对伤口有促进愈合的作用,用于治疗烧烫伤。

尤其是可以作为黏弹剂植入眼球前房,辅助各种复杂的眼科手术。当年眼科黏弹剂全是进口药品天下时,一支针剂需要1000多元人民币,而凌沛学的团队攻克了此项技术难关实现国产化后,其价格迅速降低到100多元。

用于治疗关节炎等疾病

此前白内障摘除手术要做几个小时,还要配眼镜屈光,有了这种黏弹剂,人工晶体很容易就能放进去,原来要住院两周的手术,变成门诊手术,几分钟一台。凌沛学开发的名为“爱维”的产品1993年上市,1995年即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,直到今天仍然是一线产品,每年可以帮助上百万眼科患者重现光明。

90年代初,凌沛学的研发团队找到了突破点,大胆采用生物发酵技术方法来生产透明质酸。这种微生物提取技术让提取透明质酸的成本变得低廉——从一公斤几万人民币的价格一路降到几千元,但产出透明质酸的质量却同样优秀,正因此,凌博士成为中国乃至全球玻尿酸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。之后,凌博士牵头组建了科工贸一体化的高科技集团——福瑞达,开始了透明质酸的集团化发展。

当时的企业骨干中不少人成长为行业大咖

在经历了数千次的失败之后,凌沛学和他的团队终于找到了突破点,在国际上首创将透明质酸作为给药系统的媒介。1994年,凌沛学团队推出全球首款含有透明质酸的滴眼液“润舒”,用于治疗结膜炎等眼疾。随着电脑的普及,干眼症、视疲劳成为常见病,1999年,防止视疲劳的滴眼液“润洁”上市,开创了视疲劳防治的新纪元。

研制“润洁”滴眼液时,为了给滴眼液以合适的清凉度,凌沛学会加入不同比例的薄荷醇,反复进行试验,每种配方都会先拿自己当实验小白鼠。但薄荷醇加得过多,清凉度过高,就会辣眼睛,所以那时早上凌沛学上班时,同事常发现他眼睛红红的。

对于润洁的销售,福瑞达创造了一种的商业模式。产品进入连锁的药店,要签协议,规范陈列方式、首推方式。整个供应链以及广告的策划也都进行了新的探索。当时电脑刚开始走进千家万户,“读书上网看电视,请点润洁”这样的广告语逐渐深入人心。

在中国科技成果产业化的障碍常常是彼此脱节:搞科研的人员不懂市场,懂市场的人不懂技术,科研人员研发的新技术难以产业化。凌沛学同时担任山东省生物药物研究院院长,“我觉得我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把产学研、科工贸结合,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开发什么,在这个领域里面我们结合得最好。”凌沛学自我评价道。

微生物提取技术取得成功之后,物美价廉的玻尿酸原料为欧美市场青睐,包括日本资生堂、雅诗兰黛、兰蔻等在内的很多欧美日韩化妆品大牌,开始采购福瑞达品牌的透明质酸原料。

2000年左右,为了让客户了解透明质酸的品质,福瑞达开始做一些透明质酸护肤品的样品。只送不卖,给客户当样品,但酒香不怕巷子深,当时很多济南人用过之后觉得好,渐渐打出了名气。凌沛学开始做自己的产品和品牌。2003年,含有透明质酸的洁肤化妆品上市并获得发明专利,“颐莲”品牌系列化妆品正式推出。

2004年,大S徐熙媛推出新书《美容大王》,在两岸三地卖出80万册。大S在书中说,“如果没有玻尿酸,我一天都活不下去。”带动越来越多的女性青睐含有玻尿酸的护肤品,玻尿酸的概念在民间更为普及。

凌沛学在科技成果产业化方面成就斐然


时至今日,凌沛学博士发表了论文413篇,授权发明专利147项,转化69项,绝大多数都是跟透明质酸有关,同时推出了50多款跟玻尿酸相关的产品,涵盖了眼科骨科药物、化妆品、洗涤用品、食品等领域,两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,开创的硅烷化玻尿酸护肤科技更是达到了国际领先的水准。


03科工贸“总设计师”

就像电脑刚刚普及就推出了润洁滴眼液,福瑞达的员工特别钦佩董事长凌沛学的前瞻性和创新能力。当看到很多化妆品都是往产品中添加各种成分,受到药物研制的思路启发(化妆品一般做加法,药品做减法,成分单纯),也开始给化妆品做减法,推出玻尿酸原液的概念,什么都不添加,只是用水将玻尿酸原液稀释,受到市场的欢迎。

有一些人皮肤类型天生是敏感肌,护肤产品里如果加了酒精,就会过敏。针对这种市场痛点,2007年,凌沛学团队又提出“分肤定制”的概念,针对不同肤质私人定制来生产化妆品,在整个国内的化妆品行业里比较超前。

如今已经大为流行的玻尿酸次抛(一次性小瓶包装)原液产品,凌博士早在2012年就看到了此类产品的潜力。2012年,结合滴眼液的无菌包装技术,在国内率先推出了玻尿酸次抛产品,再一次引领了玻尿酸护肤产品的发展方向。

从药科院院长、博导这样的科学家身份,再到公司董事长的企业家身份,凌沛学关注的东西更多了。凌沛学注意研究国家的法律和政策,他说,“我对这方面还比较有前瞻性。”

改革开放一路都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,很多政策和法规会经常变动,“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原来防黏连的医疗器械,国家有关部门已经批了,后来一纸文给这个品类取消了,那个产品就被迫消失了。”凌沛学苦恼于政策经常变动,为了符合新的法规,只能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。

他也很早就注重品牌命名和品牌宣传,觉得这里面大有学问。润洁、润舒、颐莲、善颜、悦己、康妆大道……这些品牌的命名是他的得意之作。这些既是品牌又是商标,注册得都很及时,在面对山寨和侵权时就有了底气,“我们打过很多官司,不管人家告我们、我们告人家,我们从来没失败过。”凌沛学说道。

“真正的核心技术是不会去申请专利的,从目前来讲我是这么认为的。”专利申请,需要公布一些技术细节,等于跟大家共享,凌沛学认为,“靠打官司,就目前来说,不能做到对专利的充分保护。”但从一个知识分子的角度,他也希望科技能够共享,能够更大限度地传播。在他身上体现了企业家和科学家身份的矛盾之处。

凌沛学阐述玻尿酸产品理念


经济学家张维迎在接受采访时曾谈到,“基本上我认识的改革开放前三十几年的企业家,尤其是前二十年的企业家,他们主要靠套利,利用市场上的不均衡来套利,把很多精力花在怎么通过政府关系搞到一块土地,怎么搞到一个特许,靠这样去赚钱。”

所以会看到很多的企业家爆享大名后又迅速陨落,牟其中、李经纬、禹作敏、仰融、兰世立等具有时代印记的人物,都曾剧烈地身世沉浮。而凌沛学与那些重视创新的企业家一样,走了另外一条不是捷径的路,希望通过技术创新和营销创新赢得市场。

无论是担任研究所所长,还是担任公司董事长,掌握着尖端科技和核心团队的凌沛学有很多机会另立门户,但他一直留在体制内,他说自己“从头到尾从来就没有想着自己干,那时候所有的心思就如何把这个企业干好”,这体现了山东人保守、稳健的特点。自己干会更有动力,历经商场上你死我活后,可能做得更大更强,但凌沛学与其说是一个商场搏杀的企业家,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导师,他更看重的是,通过这个产业的发展,培养科研人才和经营管理人才,乐见“开枝散叶”。

凌沛学的身上有一种知识分子情怀


也培养了很多人才

他是多所院校的客座教授,带硕士、博士、博士后,同时在山东省药科院、福瑞达企业技术中心,都在带不同的团队。每个团队的方向都不一样,而凌沛学更像是围绕着玻尿酸的科工贸体系的总设计师,为研究团队定大方向、出题目、进行把关和调度。

福瑞达曾经被人称为黄埔军校,其销售模式在当时是创先河的,不少OTC医药企业的老总从这里走出去。“他们以前跟着我干的时候还体会不到,等到自己当老板时,才认识到原来我对他的培养和包容。”这种包容也成为福瑞达的欧洲杯买球,“我们的欧洲杯买球讲究‘上善若水,厚德承山’,水就是要包容,要以柔克刚。”泉城济南汩汩而流的泉水一路汇纳百川,凌沛学身上也流露出鲁地山水的文化印记。

凌沛学总结自己的事业线整个是围绕着健康和美丽这个主线,“这么多年围绕玻尿酸领域我能把它研发出来,能发扬光大,造福人类,给人能解决痛苦,能健康、能美丽,我很有成就感。”

以往他更关注多糖大分子的保湿润滑作用,现在凌沛学带领的一个团队在往反方向走,做小分子寡糖的研究。寡糖更容易渗到皮肤里面去,由内到外地使皮肤有光滑、有弹性。另外一个更受关注的技术是和天津科技大学合作的“细胞工厂”,把细菌、微生物改造,进行基因重组,让它只生产一个分子量的产品。现在还处于研发阶段,但相关成果已经得到了天津的科技进步一等奖。

凌沛学接受记者采访


凌沛学目前担任福瑞达集团母公司鲁商集团总经理的职位。鲁商集团是山东最大的零售商、2018年实现营业规模1238亿元,位于山东企业百强榜第9位。除了制药板块福瑞达、药研院这些老本行,还有房地产、零售业、旅游集团、酒店、景区这些新领域。

以前管千把人,现在管二十万人;以前一年收入拿好几百万,现在拿四十万,这种落差不是每个人都能心平气和地对待。凌沛学说:“这份工作不是靠收入,而是靠我的良心、情怀来干的。” 现在走到外边,人家一介绍总经理,凌沛学评论道:“总经理一抓一大把,到处都有总经理,但是一说玻尿酸,一说眼科,一说骨科,他们对我的尊重是另外一个层次。”

带头人的个性也沉淀在产品上,这种低调、朴拙的个性历经时光淘洗,绽放出更大的光芒。如今靠着产品品质的核心竞争力,有着37年积淀的颐莲品牌,已经成为玻尿酸护肤领域的领头羊之一,在天猫销售排名中多次位列第一,回购率也是行业前列。在京东平台,颐莲的玻尿酸护肤产品甚至一度超越了所有的欧美日韩护肤品牌,成为京东面部护肤销量第一的品牌。李佳琦也在直播中力挺:“最好的玻尿酸不在日本太阳社,而是在中国山东福瑞达。” 因为其产品的高品质,越来越受年轻消费者的青睐,被视为“国货之光”。

无色透明的玻尿酸,折射着中国制造的崛起之路,凌沛学总结道:“整个80年代我们跟着国外跑,90年代并排跑,2000年以后我们领跑。”透明质酸产品在中国企业的合力下,短短三十几年全球占据主要份额,这是大国崛起过程中才会发生的故事。(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






经营许可证:370000001802 版权所有:山东福瑞达医药集团有限公司       

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54cae5158ccd221c0e357c3c68dd089f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